□晨報記者 徐 運
  昨天上午8點剛過,在小區遛狗的王阿姨看到,由街道、房管辦、派出所、消防、物業等人員組成的聯合執法隊在小區內開展行動,儘管她對這裡的整治群租場面已經見怪不怪了,但這次的規模還是讓她產生了好奇。在以群租聞名的中遠兩灣城,新一輪的行動又開始了,兵分四路的執法人員將開始為期三天的整治群租行動。整治之後,還將推廣已採取的“梯控”方式,並且加強進入小區的建材管理,不登記的裝修材料不讓進小區,從源頭上防止群租卷土重來。
  108平方米隔出8間,電線就在隔板內
  “這裡是客廳、這裡應該是廚房……”走進中潭路100弄70號28樓的一間群租屋,如果執法人員不解釋,記者根本看不出這裡原來的結構是怎樣的,不大的客廳被用石膏板和木板分割成了四個房間,每個房間只有一扇門,三四平方米的空間內簡直“暗無天日”;兩間卧室也各自被一分為二。這樣一套兩室一廳108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了8間房。31樓的一間相同戶型的房間同樣被隔成了7個隔間,這都不算多的,執法人員透露,他們曾見過一套三室兩廳居然分出了整整19間房間。
  在拆除隔斷的過程中,記者發現每間小房間幾乎都有電器設備,而電線就直接在隔斷材料內布設,七纏八繞有如蛛網。“這些隔斷材料都是易燃的,電線又直接鋪在裡面,一旦漏電短路起火的話,火勢會立刻蔓延。”一旁的消防人員指出了這一潛在的巨大安全隱患。
  簡裝一房租金要4500元
  談到群租,二房東一直是個繞不開的話題。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許多石庫門建築搞違章搭建,層層轉租的二房東應運而生,以至於二房東甚至成為了石庫門文化的一部分。在昨天的整治現場,記者也見到了其中一名二房東。他倒十分配合整治行動,只是反覆強調:“我們其實也沒什麼賺頭了。”
  按照他的說法,他從大房東手中租來每月要付4000多元租金,即便分成了8間,每間租金也就500元-800元不等,這樣算下來除去隔斷、床位等成本,似乎一套房每個月也只能賺個千把元。
  事實果真如此嗎?“二房東把我們這裡的租金都炒高了! ”一位居民告訴記者,現在中遠兩灣城毛坯一房租金都要約4000元,二房租金更是高達6000多,有時二房東之間為了搶房源還會競爭抬價。
  附近的中介也證實了這一說法:簡單裝修的一房就要4500元,即便只租一間兩房的次卧都要3500元,租簡單裝修兩房則要6000元-8000元不等。租金上漲的成本很快又被他們轉嫁給了租客,據一位租客反映:“五六百元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現在一間隔斷的房間少說也要1000元,稍微好一點的要1200元。”
  樓里2/3業主同意即可裝“梯控”
  “去年年初的時候,我們統計過,小區共有群租戶900多戶,經過一年整治目前還有不到300戶。”中遠物業兩灣分公司總經理杜恩毅告訴記者。
  如何防止整治過後群租卷土重來是個大問題。
  中遠兩灣城首創的類似酒店門禁的“梯控”系統效果明顯,在首批試點後,其他樓也開始推廣。“目前整個小區共有9棟樓19部電梯安裝了‘梯控’,普及率並不高。”杜恩毅告訴記者,整個中遠兩灣城共有96棟樓、206部電梯,“梯控”的安裝率還不及十分之一。資金問題加上2010年換屆後遲遲沒有選出新的業委會都是“梯控”無法推廣的原因。所幸的是,業委會終於在今年2月底換屆成功。杜恩毅表示,隨著業委會走上正軌,維修基金解凍,“梯控”措施有望在更多樓宇推廣,“前提是所在樓宇三分之二以上業主同意”。
  接下來,物業方面還將加強建材進小區的控制,尤其是群租常用的石膏板、木板等材料。“正常裝修都必須到物業登記,我們會要求業主寫清楚所用材料和大致數量,如果數量明顯超出正常範圍,我們就要跟進瞭解情況。”杜恩毅說,如果不登記的話,那麼就根本不允許裝修材料進小區。
  整治群租後,那些原有的租客又該如何分流,也是困擾管理者的一個難題。“我們將引導他們到附近的公租房或是同一個小區的合租房內。”普陀區房管局市場科有關負責人表示,他們將對周邊的房產中介進行拉網式排查,在監督其不提供群租業務的同時,督促他們介紹合適的合租房源,同時也積極引導企業利用閑置廠房等資源自建集體宿舍,解決低收入務工人員的住宿問題。
  (原標題:出招防“復燃” 卡建材增梯控)
創作者介紹

Mitsubishi

tncysq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